火熱都市异能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951章 猛虎怒狐分享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应若璃那一耳光扇得虽然有分寸,但也是极狠了,扇得那女的元神震荡,即便是修为不俗的修士也绝对被一巴掌扇昏死了才对,而之后魔焰爆炸的那一刻应该会被烧死,只是没想到这一烧即便让她可能死了一次,却也反而是帮助对方脱困了。
“可有抓到活口?”
龙女看向逐渐汇聚过来那些已经化为人形的蛟龙,不过众蛟都有些惭愧,其中一人更是跪在了海浪上。
“娘娘,都怪我大意轻敌,被那牛妖擒住,反倒令娘娘投鼠忌器,请娘娘责罚!”
应若璃瞥了他一眼。
“修为不精还敢小看对手,此次辟荒就多出一份力吧。”
“属下一定竭尽所能!”
这多出一份力可不是卖力一点这么简单,绝对是会大损元气的,但这种惩罚已经很轻微了,甚至如果能受得住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但也需承受双倍的潮汐碾压,绝对是一件痛苦的事。
“娘娘,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尊真魔,还好娘娘神通广大,将这些孽障击退。”
应若璃摇了摇头。
“仅仅是击退而已,本宫的修行还是不够。”
边上的蛟龙纷纷出言恭维,话语也确实真心实意。
“娘娘哪里的话,若非因为辟荒之事,娘娘定能拿下那真魔,此等战果,就算是龙君和计先生知晓了,也定会夸赞!”
“是啊娘娘,我等……”
龙女视线一扫,制止旁人的恭维,亲自走到阿泽面前用折扇在其胸口轻轻一点。
下一刻,阿泽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回来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爛柯棋緣笔趣-第951章 猛虎怒狐看書
“嗬……你是?我……”
阿泽虽然此前被骗得团团转,但在经历了之后的事情,心中多少也有些明白了。
“阿泽,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娘娘只管叫就是了。”
阿泽犹豫了一下,还是学着旁人的称呼,叫龙女为娘娘,这称呼以前是戏文里唱戏的说宫中嫔妃的,但这里显然不是。
应若璃笑了起来。
“你与计叔叔的关系若真的十分亲密,就不必叫我娘娘,嗯,叫我应姐姐也行的。”
阿泽不敢看龙女,但却愣愣注视着她手中展开的折扇,上头是一棵黄花飘落的大树,而树下一名女子正在舞剑,黄花似是随剑一起舞动。
‘先生提到过这棵树……’
“我,不敢逾越……我也不知道先生是如何看我的,只知道他待我很好,在家人遇难之后,是先生带着我们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更是让我能学仙……”
“这就够了。”
龙女这么说了一句,见阿泽看着她的折扇,便笑着解释一句。
“此扇是我化龙之时,好姐妹炼制后送我的,不过上头的扇面是计叔叔亲自炼制的金蚕丝,刺绣之景其实是计叔叔家中院内。”
“叔叔?”
阿泽看着眼前这位此前斗法中威势惊人的女子,看周围人的反应都知道她是一条龙,难道计先生其实也是一条龙?
“我与计叔叔并非血缘之亲,只是家父同是多年挚友,便让我和兄长尊称其为叔叔,顺带说一句,计叔叔并无什么道侣,尤其是相互倾心且有肌肤之亲的那种!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也还有要事,还是边走边说吧。”
龙女对阿泽的态度还是挺随和的,一挥袖,就带着阿泽和众蛟龙一起腾云驾雾,朝着追来时的方向返回,他们时间并不充裕,毕竟龙族潮汐还在不断前进的,越晚回去要追的路就越远。
“娘娘,那些孽障在此聚会定是要商议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等就此不管了吗?”
“本宫心中自有分寸,不过眼下开辟荒海才是首要之事,尔等无需多虑。”
有蛟龙心有忧虑,不过龙女这么说了一句之后也再无人提及,而阿泽却有些沉默寡言,只有龙女问一句的时候才会答一句,说得也不算详尽。
优美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 起點-第951章 猛虎怒狐分享
阿泽有些自责也有些痛苦,甚至到了后面,有些疑神疑鬼的不太信任这位神通广大的应娘娘,此前被骗,那现在呢?而且阿泽发现自己依然有些担心此前的那位“宁姑姑”,毕竟这段时间对方的一切都很自然,真的很像是计先生的道侣,可理智告诉他那个宁姑姑才更像是骗人的。
应若璃似乎也能察觉出什么,所以也并未强问阿泽,只不过对于这个男子,她在细心观察之后也十分诧异,难怪对方想要骗他来那个北魔那边。
对于九峰山的仙修来说,这个阿泽可能是个鸡肋,但对于一尊真魔而言,那就胜过世间山珍海味了,也亏得那真魔没有得手,否则假以时日,想要对付对方就不轻松了。
很显然,龙女并没有时间对阿泽做什么心理辅导,此前同真魔斗法也不是真的如她嘴上说的那么轻松。
但龙女还有辟荒大任在,不想在下属面前显露疲态,更不可能耽误开辟荒海这种与龙族乃至全天下水族都相关的大事,所以在此后几天内,除了偶尔会和阿泽说几句话看他愿不愿意讲,此外的时间大多是在调息之中。
等龙女带着阿泽和众蛟再次经过千礁岛区域的时候,她才能松口气,在天上指着下方的海岛道。
“阿泽,那岛上也有一个计先生的熟人,你此番能及时脱困,全靠他前来通知我,我还要前往荒海边界,不能再带着你了。”
“嗯……”
阿泽应了一声后没有太多反应,龙女微微皱眉,也不知道阿泽是不是依然被那真魔影响了,只能将之带到了玉怀宝阁。
魏无畏果然还没走,寒暄介绍再托付阿泽,整个过程阿泽情绪并不高昂,龙女虽然略有担忧,但职责所在,还是得尽快离开。
只是临走前,龙女又走向站在魏无畏身边的阿泽,感受到她的视线,后者低着的头也微微抬起。
“应娘娘?”
“阿泽,这是计叔叔在化龙宴上送我的,我就借给你吧。”
龙女从袖中取出一张画卷,阿泽下意识接了过来。
“借我……多久?”
“等你以后给你那位晋绣姐姐看过之后,再见到我的时候就还给我吧。”
说完这句话,在魏无畏的行礼恭送下,龙女带着众蛟龙离去了,而阿泽愣愣看着他们飞上天空消失在天边之后,才低头缓缓展开画卷。
这画是一幅十分大气的山水画,就像是有种神奇的力量,阿泽观之仿佛连心都宁静了下来,甚至能感觉到计先生提笔作画之时怡然自得的心情。
一边的魏无畏也在看着这画,听着阿泽喃喃地将画上的字念出来。
“江浪之上,潮汐涌动千帆过,波光粼粼,水韵流转惠众生,心随涛声传天籁,游江万千里,绝美不胜收……计缘。”
看阿泽愣愣出神地看着画卷,一边的魏无畏在过了一会之后笑着出声,并没劝解什么,而是说着对画的理解。
“此画是先生作于化龙宴前,不难看出既是赞美通天江秀丽风光,亦是夸赞应娘娘姿容和心地之美更胜通天江,好画啊,可惜应娘娘应该是不会卖的,可惜啊!”
“先生是修士,却喜欢做生意?”
阿泽转头看向魏无畏,后者露出标志性的眯眼微笑。
“不过是些许爱好罢了,登不得大雅之堂,然即便微不足道,这亦是世间不可或缺的一环,总得有人去做,魏某不才所好之道中正有此道!嗯,庄先生,里边请!”
阿泽又愣了一下,就连应娘娘都尊称这胖修士为魏家主,对方却对他的称呼这么郑重。
“是,全听魏家主安排。”
魏无畏只是笑笑,然后亲自带着阿泽进去,不过在入内之前,他却忽然似有察觉到什么,转头疑惑地看向了外头。
……
大约在安顿好阿泽之后的半个时辰,魏无畏离开了玉怀宝阁,独自驾着风去了海上,最终停在一处无人的小岛上。
“魏某来了,阁下还请现身吧。”
几息之后,一个人从岛上的树林中缓缓走了出来,来人身穿黄色长衫,一副斯文打扮,但脸上的表情却十分邪异,魏无畏看到他顿时心中一跳,赶紧上前行礼。
“原来是陆先生!”
“哦?你认识我?”
陆山君眯眼看着这魏无畏,实际上他这是头一次见到对方,自己师尊也没多讲过魏氏,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已,龙女既然选择将阿泽交给他,必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先生座下目前唯一的真传弟子,魏某再是孤陋寡闻,岂能不知啊!”
这话听得陆山君极为舒服,也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说他是师尊的弟子,那感觉简直比修行精进比吃了什么滋补美味都要舒坦,就冲这一句话,他对魏无畏的感观无限偏好。
“呵呵呵,魏家主倒是会说话,不过陆某只是从师尊处学到一些皮毛而已,实在愧对师恩!”
“陆先生言重了!您找魏某,可是有什么事?”
“哎,还未有太多细节,练平儿被应娘娘一个耳光扇傻了,已经不知所踪,我来此,也是多年未得师尊具体消息,前来问一问可能之情之人,你放心,陆某虽然不成器,但防人窥探之能还是有的。”
魏无畏明白过来,顿时点了点头,袖中甩出桌椅果品,至于怕被窥探?他可是知道这陆山君真身灵觉是何等了得。
“陆先生请,魏某正好有闲暇,就同您好好讲讲。”
只是魏无畏这一讲,在讲到化龙宴中的一段的时候,忽然被陆山君狠狠吓了一跳,对方居然毫无征兆的勃然大怒。
“你说什么?胡云他拜了别人为师?”
陆山君双目幽光闪烁,鼻息之间尽是危险的气息,妖气虽未弥漫,但陆吾真身的震慑力让魏无畏觉得手脚冰凉,但他还是勉强镇定。
“确实如此,听说是胡云的师父叫獬豸,但并无太多讯息。”
“好……很好!那狐崽子!呵呵呵……”
陆山君在未曾离开牛奎山之时就是将胡云当做小师弟来看待的,并且胡云也听了《逍遥游》的,更一起和他在月台听道这么久,陆山君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胡云也能光明正大和他一起称计缘为师尊,没想到这狐崽子竟然拜了别人为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